盛世妖颜盛思颜身世第几章揭晓(身世盛世揭晓小狐)
Author
生成
海报
公众号名称

公众号描述

关注
盛世妖颜盛思颜身世第几章揭晓(身世盛世揭晓小狐)
06-28

静品美文,阅享生活,大家好!我是每天为大家搜罗各种经典小说的墨鱼。今天墨鱼继续给大家推荐三本剧情超赞的网文小说,绝对是书荒时候的好粮草,只看一章就着迷,忍不住熬夜通读!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一次看个够!

第一本:《盛世妖颜》作者:寒武记

简介:重生在大夏皇朝的盛思颜看上去是人畜无害小白兔,岂知内里是一只从不吃亏的腹黑多智小狐狸。 小狐狸择夫,自然慧眼独具。 于是盛思颜发现自己千挑万选,捡到一只自带宅斗不死光环的夫君……

精彩内容:

雪白的无影手术灯在天花板上散发出清冷的光芒,洒在她的额头。那些灯看上去像太阳一样熠熠生光,其实一点温度都没有。眼前能看见的地方,全是白的,铺天盖地,雪白一片。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脸上蒙着罩住半边脸的口罩,只露出一双温柔至极的眸子。她那样看着她,柔得让人心尖子都要化掉了。她好像听见她在说话,可是她说什么呢?她怎么也听不清楚……盛思颜拼命想往前挣,想靠得近一些,想听清楚那个带着口罩的女子说得话。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个女子就像隔着一道玻璃,她看得见她,却听不见她,也摸不着她。再一努力,她全身一震,整个人就像是从高高的悬崖跳下来一样……摔醒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思颜,该起身了,太阳升得老高咯。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贪睡。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女子高亢有力的声音。床上的盛思颜动了动,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被关在密封的黑匣子里,一丝光都透不进来。盛思颜猛地眨了两下眼睛,又用力揉了揉,眼前那片黑暗才透进一丝暗灰色,像是没有正确感光的古老照片的底片一样。……又做这个梦了。看来,我的病还是没有治好啊。——虽然活了下来,可是眼睛却瞎了。盛思颜嘴角浅笑,摸索着从床上坐起来,撑了个懒腰,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出身。王氏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睁着一双灰白色、如同罩了一层阴霾的眸子,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前方出神。五岁的盛思颜,是个盲童。如果她不是盲女,长大之后,不知道会是怎样美貌呢……王氏在心里感叹着,走过来轻声道:思颜,睡好了?盛思颜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朝王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笑涡。娘,我饿了,要吃肉包子。盛思颜扯着王氏的衣襟,柔柔地道,糯糯的小声音,让王氏的心都醉了,好好好,今儿吃肉包子……山鸡肉包子,隔壁王二哥昨儿给你送来的野山鸡。王氏忙道,将衣裳拿过来,给她穿上。吃完早饭,王氏将几碗蒸菜放到食盒里装好了,又给盛思颜梳好头,绑上两根青色缎带,换上一身青色土布衣裳,道:思颜,咱们今天要进城拜祭,早些走,可以早些回来。盛思颜乖乖应了,拉着王氏的手,跟她一起走上进城的大路。她们住在城郊,走到城里,要花半天的功夫。盛思颜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很灵敏。她一路跟着王氏走过来,听着渐渐鼎盛起来的人声,知道应该是到了城里了。这个城,不是一般的城,而是大夏朝的京城。盛思颜知道,每年腊月初八,王氏都要带着她来京城里的神农府前拜祭。一般来说,拜祭,应该去乡间城外的陵墓前。王氏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跑到繁华的京城来拜祭,这个谜,一直藏在盛思颜心里面。她默默疑惑,但是感觉到王氏心情不好,不敢做声,低下头跟着王氏往前走。没过多久,王氏停了下来。她带着伤感看向远方,那里座落着一座巍峨的府邸,高耸的云台,参天的巨木,峥嵘轩峻的殿台楼阁,蓊蔚洇润的藤萝花石,仿佛还能看见穿着得体的丫鬟婆子在里面穿梭来去,小姐夫人浅笑着在抄手游廊下行走,所过之处,环佩叮咚,香风阵阵……一阵风吹来,她眼前的景象立刻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地沉寂。都过去了,当初的钟鸣鼎食、繁华热闹,就像一阵过眼云烟一样,都过去了。她的眼角渐渐湿润了。盛思颜感觉到王氏的伤感,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一动不动站在她身边,紧紧拉着她的手,生怕走散了。这可是在繁华的京城,不是在安静的乡间。一旦走散,她担心再也见不到娘亲了。王氏握着盛思颜的手,往那座府邸前走去。转过街角,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旧场地。王氏一愣。这神农府前往日里只有普通百姓拿着自家的饭菜和简易的香烛过来祭拜,今天却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在这座巍峨的府邸前面,已经摆上了一个长长的香案,一个身穿银灰色短襦和同色长裙的女子,正肃穆立在案前拜祭。她身后两排穿着齐整的丫鬟婆子,如雁翅般立在左右,簇拥着她。王氏也怔住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除了他们这些老百姓以外,也有别人来拜祭神农府了吗?那是谁啊?那衣裳真好看,太阳一照,就能看见好多不同的花色。还有头上的五凤挂珠钗,那珠子颗颗有小手指头那么大,一颗能抵咱们那块儿十家人的家产吧?切,你真是没见识。那是神算吴家的少奶奶,穿得戴得能不是最好吗?而且她也是神农府盛国公最得意的关门弟子,神笔郑家的嫡长女郑大奶奶!——你不知道她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吗?!连宫里的太后娘娘几次晕厥,都是她一手救活的。咱们大夏朝这十年来,真是多亏了太后娘娘在位,才能风调雨顺啊!唉,这神农府的盛老爷子当初坏了事,全家被杀,这位郑大奶奶那会子还是姑娘,没有出嫁,就去太后面前跪了三天三夜,也没能救回盛家老小。这么多年,除了咱们这些当初受过盛家神农堂恩惠的老百姓,哪里有官儿敢来祭拜神农盛家?——这位郑大奶奶能来,还真是担了不少干系呢。前来拜祭的普通民众叽叽喳喳,交头接耳说着小话。盛思颜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知道这大夏皇朝除了夏姓皇族之外,还有四大神府,其实是四大国公府,是这个皇朝的顶梁柱。因这四大国公府的主子早年一身技艺出神入化,就被老百姓在前面冠了个神字,尊称他们为神将周、神算吴、神笔郑和神农盛。——其实也就是比一般普通人要出色一点点的技术人才而已,也敢称神?盛思颜在心里默默吐槽。王氏看着前面那个背影高挑端庄的女子,很是感激地擦了擦眼角,拉着盛思颜跪了下来,将食盒里面的饭菜摆出来,又拿出自己买的香烛,插在神农府前面的地面上,埋头祭拜。拦住他!拦住他!那人掳走了神将周府的大公子!——给我拦住他!突然之间,从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怒吼,还有扑通扑通的脚步声、奔跑声,如潮水般往他们这边涌过来。盛思颜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被人从背后拎了起来,然后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上高处。娘!娘!娘你在哪里?!盛思颜惊慌地叫起来,双手双脚在空中连踢带打,却依然悬在半空中。她本就眼盲,目不视物,更看不见背后是谁抓着她。颜儿!颜儿!——求求大爷发发散心!小妇人只有这一个女儿,生下来就是瞎子,您不要抓她,要抓就抓我吧!王氏大惊,哭喊着追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斗篷的人立在神农府的高墙之上,一手持剑,一手抓着盛思颜,冷冷地站在那里,斜睨着下方。贱人!你跑不了了!——现身!有人骑着骏马,从街道拐角缓缓走来。那人身穿金色盔甲,头上的头盔更是将半边脸都遮住了。坐在马上,他身材高大魁梧,手里的长戬更是黑黢黢的,乃是玄铁所造,据说重逾千斤!神将大人!是神将大人!周围的老百姓顿时欢呼起来,纷纷又跪了下来,向他磕头。神将周大人,名承宗,字续之,智勇无双,当年扫荡四方叛逆,为大夏皇朝开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勋。没想到,今日却在神农府前见到他的真容。这些人恨不得趴在地上把他当神一样敬。周承宗面色稍缓,微微点头,这里危险,大家退下吧。他的话一出,那些老百姓如听佛语纶音,立刻如潮水般退下,连神农府前面刚才用来祭拜的饭碗和香烛食篮都顾不得收拾。只有王氏和那个郑大奶奶还留在那里。周承宗举起胳膊,弓箭手,预备!无数穿着护心铁甲的兵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手里举着黑沉沉的弓弩,对准立在高墙上的黑衣人。那黑衣人已经是前后左右四面受敌,插翅也难逃了。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你把我儿子交出来,我饶你一命不死。周承宗冷冷说道。他是大夏皇朝世袭罔替的护国公,被黎民百姓尊称为神将大人。他的话,跟圣旨比都差不离,也是一言九鼎。那人听了,却桀桀怪笑道:你做梦!说着,一手将手里的剑舞得如同风车一般,另一手挥舞着手里的小女孩,将自己全身护得严严实实。盛思颜就觉得自己又坐上了前世最讨厌的云霄飞车,在不断翻滚中颠簸来去,翻得她都要吐出来了。而且她也听得清楚,她背后这个杀千刀的贱人居然要用自己做挡箭牌!贱人贱人死贱人!临死还要拖垫背!盛思颜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哭得更加凄惨,听得王氏的心都揪了起来,忙过来给周承宗磕头:大人!大人!莫要放箭啊!我女儿在他手里呢!周承宗没有说话,漠然看向高墙上站着的黑衣人。一个兵士走过来,二话不说,一军棍下去,将王氏打得晕了过去。瞄准!周承宗又要下令。住手。这一次,是站在那条案前面的郑大奶奶发话了。她转过身,静静地看着周承宗。她的目光温柔至极,无论是谁看见这双眸子,都会觉得心尖子都要柔得化掉了。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二本:《与子偕行》作者:寒武记

简介:现代穿越女与本土重生女的双赢故事。 现代都市女子齐意欣,重生于除旧布新的大齐世家。 旧时未尽,新朝将至,公侯将相于我如浮云。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魑魅魍魉的宅斗伎俩都是纸老

精彩内容:

1.相逢若只初见齐老三的内心,其实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白手套轻机枪,骏马黑斗篷。他把她抄上马,从容镇定的扫平了一切乱局。然后告诉她,他是她的竹马。今生初见,又不是初见。迷惘的心洞开了一丝指引的光,是的,这个男人是可以甚至是必需信任的,他毫无迟疑的相救,镇定自若的展开坚实的臂膀守护了她。让她可以从慌乱迷惑中渐渐冷静下来,可以放心的去依赖。他是她的竹马。前世不再,今生重来。失去了亲人,有了居心叵测的宅斗,失去了自由,有了勾心斗角的人生。在世人眼里再桀骜不驯的她,这一世再没有游遍大好河山的肆意快活,失了畅快的心,从此便是那束缚的日子,可这又如何,她有了可以去相信的人,有可以去依靠的人,只为了他坚定的守护。他是她的竹马啊。也许顾竹马的心里,在看到狼狈不堪的少女,落单的珍珠鞋尖,紧闭的蹙眉双眼,粘濡暗红的脑后,轻轻颤抖的被他圈在怀中,抱在手里,有一丝什么的不同,在偷偷改变了。他没有发现,他只是很认真的,照顾保护着他从小爱护的青梅,共同长大的情谊,点滴习惯的融入,不假思索的关心,因为他是她的竹马啊。可是齐老三知道,她也许注定做不了青梅了。这个人是她的竹马,可又是她初见的英雄。当他跨马而来的时候,在她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已经有了不一样了。相逢若只初见,那份美好,永值怀念。与子小记(2)赵氏赵氏老太太有着传奇的一生,运气一直不太好,可架不住人家有福气啊,总能柳暗花明。运气不好,投胎不咋地,出身家族偏支,不受重视,有福气,嫁进了顾家,丈夫还是个秀才,居然还能中举,可是运气也太坏了,刚中举,好日子还没过上口气,丈夫就死了,唯一安慰的是,她有福气,至少还生了个儿子,还有盼头。守寡难啊,孤儿寡母的,但不得不说她福气真是不小,儿子太争气,别人的儿子弃文从武,当个兵仔,混口饭吃,她的儿子居然一口气又做将军,又娶高门,一路青云直上,老太太年年水涨船高,眼睛一眨居然成了江东十六郡大都督府上的老封君,关键的是,这儿子还是史无前例的大孝子,还是那种天塌下来都不能阻止我听我妈的那种乖儿子。这叫什么,这才叫福气!老太太孤身拉扯孩子活了半辈子,儿子越来越出息,媳妇又是该死的高门,知书达礼贤淑文雅,规矩比自己还足,咱一平头小资对大家出身的媳妇挑不出啥毛病来,要嫡孙有嫡孙,要嫡孙女有嫡孙女,个个又出息,要给儿子娶自己家亲戚做小老婆吧儿子也娶了,说媳妇不孝顺老霸着儿子见天儿的往她那儿跑,可也架不住小妾接连的生了2娃,想说啥都被堵上了,这日子过的又孤单又憋屈,不由得开始想想自己可怜的前半生了。人啊,一旦开始回忆过去,就容易犯傻事。老太太这一回首,就给自己背了一窝马蜂。你不能不说,赵氏老太太的运气真够背的。人家娘家不给力拖后腿吧,至少也不会谋算到顶梁柱身上,她好不容易想给自己贴贴金,认回嫡宗吧,这娘家的心得多黑,才能把自己的摇钱树也给谋算进去啊。差点把自己一辈子最有面子的光辉成就给抹杀了,这要是万一……过河拆桥这四个字就是这么写的。老天爷啊老天爷,你给赵氏黑暗的前路,总给她一个光明的背影,这么极品的娘家,狼心狗肺的算计下,你还能给她一个聪明厉害的孙子,实在是顾家的先祖们实在看不过眼,不忍让顾家就这么被一个运气弱到爆的女人给折腾没了。只是,弱弱的想问下,老太太还想要背着这窝马蜂继续给大难不死的儿子的生活添色彩吗?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三本:《倾世宠妻》 作者:寒武记

简介:上辈子温柔和善,贤良淑德的司徒盈袖苦等自己的未婚夫十年,却在最后关头,被人陷害,锒铛入狱。 意外重生的司徒盈袖面对身边的重重谜团,为了破除上一世不幸的结局,坚决表示要走一条不同的路:姐重生要做

精彩内容:

东元国永昌五十七年九月初二。那一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东元国的京城满城木樨飘香,暗金色的小朵木樨花开得热热闹闹。……辰时正(早上八点)。一顶四人抬蓝色直绒纹小轿匆匆忙忙行走在京城最繁华的东街上,两个青衣小鬟一左一右跟在轿子旁边。快一点!快一点!慕容大将军马上就要到了!那青衣小鬟不断催促抬轿子的轿夫,娇斥道:我们大小姐是慕容大将军的未婚妻,要是去晚了,你们担待得起吗?轿夫们连声应是,加快了脚步。轿子里端坐着的司徒盈袖轻轻叹气,对轿子外面的丫鬟悄声道:采芹,不要说了。大街上呢,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那丫鬟采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身旁的轿子一眼,大小姐,您等慕容大将军,等了十年,委屈了十年,听了多少闲话?受了多少闲气?如今总算要扬眉吐气了,还躲着藏着做什么?司徒盈袖皱了皱眉,淡然道:我不委屈。他若是不愿娶,我就不嫁,有什么好委屈的?话可不能这么说……另一边的青衣小鬟采桑见大小姐又说这种话,忙要纠正她的看法。就在这时——站住!轿子里面里面可是司徒府的司徒盈袖!一声暴喝从轿子前面的街道上传来。轿夫猛地停住脚步,将轿子里面的司徒盈袖颠得七荤八素。她忙抓住轿栏,眉头皱得更紧。一群穿着青织金妆花飞鱼过肩罗飞鱼服的男子气势汹汹地涌了过来,将这顶蓝布小轿围得严严实实。飞……飞鱼卫?!四个轿夫吓得一哆嗦,不约而同放下轿子,一起抱着头蹲在地上。采芹也吓了一大跳,用手捂着嘴,靠到轿子旁边,战战兢兢地道:大……大小姐,是……是飞鱼卫!司徒盈袖掀开轿帘,看向那群飞鱼卫,我们有事要出城,劳驾各位让一让。让路?还没人敢叫我们飞鱼卫让路!为首的男子傲然说道,拿着一个卷轴对她看了一眼,回头往后一挥手:就是她,司徒盈袖!有人告你就是从南偷到北的女贼金燕子!我们才刚已经在你城外的贼窝搜出赃物,你逃不了了!--给我拿下!东元国的飞鱼卫直属皇帝陛下,配合御史台监控百官。但是司徒盈袖知道,皇帝近来病重,不能上朝,正急召在江南游历的皇太孙回京。她抬眸,看向面前的飞鱼卫头领。细长浓黑的睫毛下,一双黑白分明、流光溢彩的眼眸在他面前一闪,黑如长夜,但又通透晶莹,引得人想要深深看进去,说不出的夺人心魄,恨不得溺死在里面。那头领一怔。司徒盈袖垂下眼眸,镇定地道:是不是弄错了?就算我是女飞贼,哪里需要劳动飞鱼卫出手捉拿呢?依东元国律法,飞鱼卫直属皇帝陛下,配合御史台监控百官。——盈袖是民,不是官。那你是承认你是女飞贼了?!——那就没错了。带走!飞鱼卫的首领见司徒盈袖垂下眼眸,又是平平淡淡的样子,刚才那副夺人心魄的气势立即消失不见了,在心头一晒,暗道眼花,已经不耐烦了,暴喝一声,上前一步抓住司徒盈袖的胳膊,往外一拉。司徒盈袖被他拽出轿子,踉跄几步,差一点摔倒在地。她撑着地站起来,又看了那飞鱼卫的首领一眼,淡然道:我自己能走,不要拉拉扯扯。大小姐!采芹和采桑吓得上牙和下牙直打架,眼睁睁看着司徒盈袖被抓走。司徒盈袖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用眼神暗示她们快逃。采芹和采桑悄悄回转身,挤入看热闹的人群中。飞鱼卫的人看了那两个丫鬟的背影一眼,问首领:那边跑了两个。没事,两个丫鬟而已,跟我们的差事无关。飞鱼卫的首领不以为然地道,收队!……巳时正(早上十点)。采芹回到司徒府哭诉哀求:老爷、夫人、二小姐、二少爷,我们大小姐被飞鱼卫抓走了,你们快想法子救救她啊!被飞鱼卫抓走了?她她她……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司徒盈袖的爹司徒健仁一下子惊得跳起来,冲到采芹面前问道。司徒家是皇商,做为商人,最讲以和为贵,结交各方朋友,更是牢守民不与官斗,富不与官争的诫条。司徒健仁是个刚满四十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五官俊逸,只是美中不足,从小就渺了一目,脸上常年带着一副黑色眼罩,看着有些吓人。老爷,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您赶快去找人救盈袖吧!司徒夫人张氏苦苦哀求。大姐不是去城外接大姐夫了吗?司徒府的二小姐司徒暗香惊讶说道,怎么会被飞鱼卫抓走?采芹哭着道:我们就是在出城的路上,结果碰到飞鱼卫拦路,还说大小姐是……是女飞贼金燕子!大姐绝对不是女飞贼!一定是弄错了!司徒暗香斩钉截铁地道,爹,大姐夫在外面打了胜仗,今日班师回朝,爹快去求大姐夫吧!只有大姐夫能救大姐!二小姐司徒暗香并不是司徒健仁的亲生,而是填房夫人张氏带来的拖油瓶。她八岁跟着张氏嫁到司徒家,司徒盈袖并没有看不起她,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姐妹俩感情一向很好。……未时正(下午两点)。司徒盈袖被飞鱼卫带到东元国京城东面的白塔大狱前。东元国京城临海而建,白塔就在最东面的海边上。这座白塔的历史已不可考,似乎在东元国建立之前就有了,高达百丈,洁白如雪,和蔚蓝色的大海交相辉映,屹立在海天之间。看起来这样美好,其实不过是东元国的监牢,用来关押最穷凶极恶、罪大恶极的犯人。只要被关进这白塔大狱,那是插翅也难逃,再厉害的囚犯,都只能乖乖在里面等死……司徒盈袖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白塔,眯了眯眼。——她何德何能?有资格进入白塔大狱?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好了,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如果有你喜欢的小说,欢迎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

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

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 1

第一次接受赞赏,亲,看着给啊

赞赏
0人赞赏
1
3
5
10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赏TA
申请头条作者号

便民信息

更多

推荐阅读

热门评论
随便说点什么
发表评论